湖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你是朕的

2019/06/26 来源:湖北信息港

导读

“娘娘,您不要生气。”宫女在旁战战兢兢的说道。“滚!叫瑢玫来见本宫。”女人再挥手,把桌上的茶杯统统扫落在地。“是是是。”宫女得到命令马上就跑

“娘娘,您不要生气。”宫女在旁战战兢兢的说道。“滚!叫瑢玫来见本宫。”女人再挥手,把桌上的茶杯统统扫落在地。“是是是。”宫女得到命令马上就跑走了。“娘娘,你找奴婢?”一刻钟后,瑢玫急急忙忙的提着裙角小跑进来。“没弄死她都算了,居然还让她当了娘娘?而且现在皇上多宠她!这口气本宫是怎么都咽不下去。”女人双眼被气得通红,指甲深深嵌入手掌中,恨恨的说道。“娘娘,您先别生气,先喝口茶。”瑢玫从别的小桌子拿来一杯茶,轻柔的说道。“你今天没有去所以不知道,她看起来年纪小,但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女人接过茶杯,咪了一口,缓缓地说道。“娘娘,咱们这次不能再急了,要慢慢筹划。”瑢玫恭敬的说着。“你有办法?”女人挑着细眉看着她。“办法是有的,现在我们就是先不要打草惊蛇,然后就…”瑢玫走到女人的旁边,低头在女人的耳边低声说着。只见女人的嘴角微微扯出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笑容,心里浓浓的恨意有增无减,苏雅婧,我看你这次怎么逃。“婧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朕说?”洛奕烨低下头看着怀中的人儿轻柔的问道。在上朝的时候,他的脑海全都是婧儿的面容,下朝后,他就直接来到清心宫。“烨,我想爹娘,所以我想回去丞相府一趟,可以嘛?”我眨眨眼睛,期待的看着他。“原来是这件事啊!但是现在蛮夷之地有些不稳,朕恐怕无法跟你一起回去了。”洛奕烨微皱着眉头说道。“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好不好吗?”我扯扯他的衣袖,撒娇的说。“那好吧。你明天回来给朕做点东西吃,朕很久没吃了。”洛奕烨无奈的点点头。“好!”我开心的点点头,双颊也因为开心而染成了粉红色。“你真美,朕总觉得看不够你。”洛奕烨的手轻轻拂过我的脸颊,眼睛定定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避开他双眼,可是他把我的脸转回来,他的薄唇越靠越近,直到两唇相接。接下来的情节,也是儿童不宜的!各位慢慢发挥想象吧!“汐如,你好了没?要不然我自己走咯。”我今天起得特别早,来到汐如的房前一直催促着她。“好了好了,你可不能走啊!要不然皇上一定会把我砍了。”汐如整理着衣服,有点气喘吁吁地说道。“那我们走吧!”我看她出来了,直接拉着她的手往外走。“站住!出宫令牌呢?”侍卫大哥把长枪放到小楚子的面前,大声呵斥着。“今天婧妃娘娘要回丞相府,你们快把城门打开吧。”小楚子对着宫门的侍卫大哥报告着。“轿子上的是婧妃娘娘?”侍卫大哥疑惑的问道。“侍卫大哥,是本宫要回丞相府,是有什么问题吗?”我拨开帘子,微笑着对着侍卫大哥说。“参见婧妃娘娘。”侍卫大哥看见我马上恭敬的对我行礼,马上就转头其他侍卫说:“打开城门。”“辛苦你了。”我继续保持微笑,对着侍卫大哥轻声说道。侍卫大哥看呆了不知作何反应,没想到皇上新封的娘娘拥有着如此的绝色面貌,而且没有傲气,难怪现在她是得宠的!“娘娘,到了丞相府了,让奴婢扶您吧。”过了半个小时,马车慢慢停下,就听到汐如在外面尊敬的说道。“好。”我拨开帘子,把手放到汐如的手上,缓缓地下车。这小妮子硬要在外面喊我娘娘,在宫里也不见你这样,现在就变得这么有礼貌。我今天身穿是淡白色宫装,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真美啊!”“丞相好福气啊!”在旁看热闹的人们看见我的样子后,都不禁赞叹道。“参见婧妃娘娘。”爹、娘、惜钰和郑子轩看见我后,全都异口同声朝我喊道,然后对我行了个礼。“爹娘莫要多礼,你们都快起来吧。”我小步走到了爹娘的面前轻轻扶起。“我们先进去吧。”“是是是。”爹不停的在点点头。“婧儿,快给娘看看,你身上的伤好点了嘛?”进到大厅,娘拉着我左看看右看看,关心的问道。“娘,婧儿没事,伤都好了啊!这是汐如,也是我的姐妹。”我摇摇头,失笑的说道。“雅婧,对不起,我本来就不该让你去的。”惜钰拉着我的手,愧疚的说道。“我没事啊!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轻轻的拍着惜钰的手背,安慰着。“婧儿,怎么说都是爹的错啊!爹承认有些私心,不想让惜钰进宫,但爹真的是真心疼爱你的,当我知道你重伤昏迷不醒而且身份还被揭穿了,我真的很担心你,爹错了,婧儿,你能原谅爹吗?”爹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爹,婧儿没有怪过您,这都是婧儿心甘情愿做的,我很开心拥有你们!现在皇上对我很好,我也感到很幸福,你们不要担心我呀!”我眼眶渐渐变红,心里感到异常温暖。“好好好!那就好!”爹轻轻的拍拍我的手背,微笑的看着我。“雅婧,我可以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嘛?”郑子轩在旁边一直看着我,到现在才说话。“好。”我看了汐如一眼,然后点点头。郑子轩把我拉到花园的假山后,抓住我的双肩,低声的说道:“我知道你不开心,跟我走吧!你知道我喜欢你的。”“首先,你是我的哥哥,我们是兄妹;其次,我现在很幸福很开心,你不要乱想了。”我不断挣扎着,毕竟力量悬殊,我只好平心静气的跟他说。“当我知道你受了重伤的时候,我心有多难受吗?多想马上待在你身边。当你被揭穿了身份,我多害怕你会为此丢了性命。”郑子轩用着充满柔情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我。“在我心里,你只是我的哥哥!我对你没有别的感情,如果你再是这样的,我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我撇开眼,强硬的说。“好!我不说了,我会等着你的。”郑子轩看着我如此强硬的态度,只好放开紧抓我肩膀的手。我再没有理他,自己慢慢的走回大厅。“惜钰,我们要不要那个呀?”我对着惜钰调皮的眨眨眼。“可以嘛?”惜钰期待的看着我。“可以可以。”我拍拍胸口,然后转头对无聊得正在发呆中的汐如中说,“汐如,你要不要跟我呀?”“当然要!”汐如虽然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重重的点点头,肯定的说。

晋城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郑州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我心向明月

下一页:北部玉米市场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