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菊韵团堡神兵小演义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湖北信息港

导读

引子  19世纪20年代,川鄂湘黔地区不断爆发规模不一的“神兵”武装起义。这场起义于1920年引爆,至1950年止,势如暴风骤雨、狂潮巨澜,

引子  19世纪20年代,川鄂湘黔地区不断爆发规模不一的“神兵”武装起义。这场起义于1920年引爆,至1950年止,势如暴风骤雨、狂潮巨澜,迅猛席卷中国西南部的四川、湖北等地、延续30年之久。无数贫苦农民和其他各阶层群众都卷入了这场浩大的农民运动。这里人民贫困,交通闭塞,经济文化落后,封建迷信盛行。地方当局的横征暴敛,土豪地霸的压榨剥削,反动团队的敲诈勒索,土匪武装的烧杀抢掠,象几条无形的绳索勒在土家苗汉各族农民的脖子上,使他们过着“合渣过年,辣椒当盐”的苦难生活。加上长期以来,封建统治阶级和军阀武装对广大人民群众敲骨吸髓、横征暴敛,肆意搜刮民脂民膏,贻害地方,使社会基本矛盾日趋激化。沉重的负担摊在农民头上,激起众怒。于是农民就假“神力”设立香坛,,组织“神兵”以自卫。当年曾在鄂西战斗过的贺龙同志在《湘鄂西初期的革命斗争》一文中指出:“神兵虽然是迷信团体,但其成员大都是被压迫的劳动人民,为了反对军阀、反对苛捐杂税组织起来的。除了被地主恶霸掌握的一部分外,一般地不欺压群众”。神兵起义矛头直指军阀、团防、土匪和贪官污吏,攻城掠地,歼灭过大量军阀武装。这场神兵起义的实质,是土家、苗、白、汉、侗、蒙古等各民族的广大民众为反抗苛捐杂税、打击统治阶级和军阀势力、图谋生存自救而掀起的一场农民革命。当然大河奔流,难免泥沙俱下……这里采集几个多与古镇相关的几段神兵故事,聊记于此。古镇神兵小演义之一:     章杨大武怒打庄园老爷  且说古镇岳武坝有一个恶霸地主,占地数百亩,家财万贯。人长得肥头大耳,外号庄园老爷。别看名字文雅,可是内心歹毒,对长工佃户刻薄极点。在他家做长工的农民,要做一年到头,到腊月二十八才结算工钱。这且不算,庄园老爷还要故作文雅,要长工与他对对联,吟诗,对上了对联,吟得出诗才照发工钱,不然就又要克扣去一半。因此弄得许多农民给他白干活。  但是也有不信邪的,专与庄园老爷对作干。杨家湾的农民杨大武就是其中一个。杨大武是清代末期的一届武状元,膂力过人,加上武艺精湛,又读过四书五经,只是后来清朝覆灭,才没有做官。回到家乡当个老实的种地农民,由于性格内向,平常不显山露水。因此一般都看不出来他的过人之处。1921年,杨大武给状元老爷做长工。到了腊月二十八下午,杨大武去找庄园老爷结算工钱。  “老爷,请您今天把我的工钱付给我。”杨大武和气的说。  庄园老爷“哈哈”一笑:“要得,到我帐房来嘛!”  杨大武来到帐房,庄园老爷说:“结账先按老规矩,我给你出个对联,你对得上就付给一半。再吟诗一首,你吟得来又再付一半。如果两样你都奈不何,那就没有工钱了!”  “我一个农民,那里搞的来您这些高级玩意,您还是按数给我还安逸些。”  杨大武说话温温和和的。  “那不行,规矩不能破坏在你手里。”庄园老爷一本正经的严肃起来。  杨大武看非要对对联,那就说:“您家老爷太刮毒,我给您辛苦一年,还要出难题。那你就说个对子我对对看。”  “听好,我出了呀。我的上联是:天作棋盘星作子,那个能下。”  庄园老爷说:“你听清楚了,就对出来。”  杨大武一听,哈哈一笑说:“您这个对联值个屁,我给你对出来,你不能反悔呀!”  “决不反悔!”庄园老爷认为这么难的对子他那里对得出来。  “我对来了,您听好。”杨大武说,我的对联是:“地当琵琶路当弦,老子敢弹。”对得很大气工稳,还含有骂人的意思。庄园老爷点头:“你还有点厉害呢!”  “那你就结账来,少我一分就不行。”杨大武说。  庄园老爷说:“你才可以结账一半,还有对诗。你仿照我的例子,对上一首诗,我就给你结账,不然只发一半。”  杨大武很耐心的说:“那您家快点,我要去窝稀……”  庄园老爷开口吟诗道:“两字同旁汤和酒,吕字拆开两个口,我这一口喝汤,那一口喝酒。”庄园老爷想,这是两个拆字的,有点难,你一个农民肯定奈不何。你那工钱钱是我的了。这时庄园老爷的夫人也进帐房来看热闹。  杨大武大声说:“您家听好,我对给您。”接着就吟诗道:“两字同旁你和他,爻字拆开两杆叉。我这叉叉死您,那叉叉死他。”杨大武指着庄园老爷和夫人。  庄园老爷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不多说话的人还有这么大的文化。就心里想再出难题。“你虽然对得出对联,吟得来诗。可是你还没有和我的狗打架。你去把我的大黑狗打赢了,我就给你结账。”  杨大武一听就怒火满腔:“你要我和黑狗打架,行,我打。”说着就一把把庄园老爷的衣领揪住,扬起拳头,对着鼻子就一拳。  “哎哎呀呀,你打我老爷。”庄园老爷鼻子流血,哭喊起来。  “我打的不是老爷,是黑狗。”杨大武扬起拳头又要打:“给我工钱,不然打死你这黑心狗。”  庄园老爷只好乖乖的结算工钱。杨大武拿着工钱回家了。  哪知庄园老爷心里不服,认为自己挨打吃亏。就跑到乡里的保长和团防那里告状。保长和团防在大年三十这天带着一帮人来抓杨大武,要他退钱和去坐班房。  在杨大武家门口,杨大武依仗自己的一身好武功,操起大刀劈死保长和砍伤团防队长,只身逃出虎口。  杨大武觉得团防绝不会放个他,就不敢再回家,就投奔柴家湾的神坛当神兵头领去了。    第二章魏定成逃生白菜地  岳武坝有个叫魏定成的青年人,租种地主张剥皮的三亩薄地。人很勤劳,家庭贫困,可是他却不吃白菜。  说起来有一段揪心的故事。  那年遭遇大旱灾,魏定成的三亩地里颗粒无收。无法交齐张剥皮的沉重租子。张剥皮就诬赖他有意谋反,就与保长刘鸡公串通,把他送到乡里的保长那里拷打,逼他交租。  张剥皮的刑罚很利害,有老虎凳,捆鸭子,削鼻子多种。厉害的是首先是要“过”三关。关是睡硬床。就是把人压在铺有扎木丁的床上,要你睡两小时,那坚硬的扎木丁扎得你满背流血,钻心的痛。第二关是睡软床。就是把人放到铺有火麻草的床上,要你睡两小时,那火辣辣的火麻草刺得你每个神经发抖,痛死你。第三关更惨。就是叫“称人头”,就是找两人用两根竹竿把你脑袋夹起来往上抬提三次,叫你的脑血管破裂。  魏定成命大挨过了三关还没有死。张剥皮就对他说:“你还不错,能够过三关,我再不动刑罚,但是你必须答应交齐租子。”保长刘鸡公就把他关在一个旧观音庙里,用绳子绑在观音菩萨的佛像上。叫两个乡丁看守。  魏定成浑身疼痛,加上饥饿,眼看奄奄一息。就闭目昏睡过去。半夜里,下起雨来。哪两个看守的乡丁也困了,心想一个半死的人怎么也跑不脱,就到附近相好家歇息去了。  一阵冰冷的雨水从观音庙的破瓦缝里滴落下来,正好顺着魏定成的前额流到嘴巴边。他喝足了水,感到有了些精神。他抬头一望,那观音菩萨似乎在对他笑,还好像在说:“我保佑你逃走!”  魏定成一摸,觉得身上的草绳松开了。他大喜,给观音菩萨磕了三个头,就悄悄从后边的窗户里爬出去了。  外面是一片白菜地,白菜长起来有一尺高。刚好掩护住他的伏下的身影。于是魏定成就顺着白菜行子慢慢的爬,足足爬有两个小时,才出了白菜地,进入松林。  魏定成感谢观音菩萨和白菜地里的白菜救了他的命,就发誓说:“将来如果有一天发财,一定重修观音庙,把白菜当恩人,自己一辈子不吃白菜。”  魏定成从松林里,一路忍饥挨饿,跑到柴家湾的董凤鸣的神兵队里当了神兵。  三年后,魏定成在抵抗军阀的战斗中立功。当上分队长,还得到1000大洋的奖励。于是他得到董凤鸣的允许,带领神兵小队回来,杀掉了恶霸地主张剥皮和保长刘鸡公。用得奖的大洋给观音菩萨充重树金身,修好庙宇。  魏定成用地里的白菜炒猪肉招待他的神兵小队。但是他自己还是不吃白菜。     第三章白连长激战马栏坡  野猪坪属于团堡镇阳和乡,是古镇的一个偏僻的山村,重岩叠嶂,怪石林立,人烟稀少。但是有一条石板路 是进出施南的要道,所以商旅行人不绝。路边有一座观音庙,虽然不大但是香火鼎盛。  民国11年(1923)。野猪坪的民团首吴春芳和儿子吴清若设立神坛,降谕自己是神兵主教,在观音庙设立“飞鸾”,引来四周百里的人来下跪观看,造成很大的影响。野猪坪附近的几个村都有人参加,太平龙村的郭永松就是其中一个。花椒坪的两个神兵头领张明清和张明元从花椒坪搬迁到野猪坪,兼并了吴清若的神坛,张明清自称“武圣夫子”张明元号称大神“张飞”,郭永松等皆为大将军。张明清身穿钱衣道袍。那钱衣道袍先是用布缝成,再在上面缀连一些铜钱,穿起很神气。还有一个女神兵陈娇花,手持利剑,武功不凡。他们自制大旗,上书“神团”,还在十几岁的孩童额上点墨水,称为“点童神”,聚集野猪坪的神兵30多人,武器除了大刀,梭标,还有步枪和炸弹。  野猪坪的神兵以打击“棒客”为名,实际是抢劫百姓和过往客商。还干下烧杀奸淫等许多坏事。神兵张先品,外号“高大汉”,经常埋伏在路边用马刀砍杀商客,抢劫财物。他把杀死的人丢进一个大天坑。  神兵王开河,从小就是惯盗,依仗一手撑杆跳,夜晚飞檐走壁,入室后奸淫女子,再抢劫财物。还有许多神兵都这样的凶残……  “武圣夫子”张明清,大神“张飞”张明元,大将军郭永松等在野猪坪干下诸般坏事,被人们相继告发到当时驻守利川团堡的靖国军白连长那里。白连长立即亲自带领两个排的兵力,从石龙寺出发去镇压这伙神兵。  张清明等得知白连长来围剿他们的消息。他们以为自己有神力护身,加上地形熟悉,根本不把白连长们放在眼里。反而想缴获靖国军的武器弹药来壮大自己。  他的大将军郭永松提醒他说:“还是小心点好,我去恩施木府请赵子龙的神兵大营来助阵,以保万无一失。”张清明点头:“好!你去,快点来接应。”  于是,张明清就带领高大汉和陈娇花出发,选择马栏坡的密林陡坡上设下埋伏。  白连长带着士兵,直奔观音庙,向野猪坪进发。刚进入马栏槽,就见一队神兵身穿黄衣,举着旗帜,手里舞着大刀片儿,嘴里高叫着:“大神,大神,显威灵,枪打不进,刀砍不进!”向他们扑来。  白连长指挥士兵立即卧倒,开枪射击。那个举旗帜的神兵应声倒地。一个战士笑起来:“狗屁枪打不进,还不是完蛋了!”  张明清一见自己伤了人,就也开枪还击,几个战士也受伤倒地。白连长见到对方火力不弱,也不敢贸然前进。双方僵持起来……  白连长卧倒在一棵大青松下指挥着,没有提防神兵高大汉利用撑竿跳一步跃来,高大汉“刷”的一刀,把白连长的帽子砍到一边。白连长吓得滚到一边,用手枪射击,高大汉神兵才退下去。  战斗从上午9点一直拖延到下午3点多,白连长焦急起来,就下令不惜一切的猛攻。正在这时,从恩施七渡河来了一大队神兵,那是郭大将军请的赵子龙的大营神兵,还有一个骑马的小队。呐喊着冲来……  白连长见势不妙,就下令撤退。可是已经被神兵包围,眼看要受到攻击。  正危急间,突然神兵背后响起机关枪声,一片神兵如落叶倒地。原来是白连长留守的那个排,排长见长官许久没有回来,就派机枪班来支援。  神兵也不示弱,他们仗势人多,形成撮箕口阵势来包围白连长。叫喊着:“大神仙灵,枪打不进!”向他们扑来。  白连长也将队伍拉开,分头还击。他用一个排和机枪专门对付赵子龙的神兵,用一个排集中火力打张明清的人。混战中,陈娇花被打死,高大汉也受重伤。张明清一见不好,就向鸦鹊坝方向退,白连长紧紧追击。  机枪班和一排战士奋勇打击恩施来的神兵。领头的赵子龙,何仙姑先后被打死。群龙无首,其他神兵各自逃命,乱作一团。  这一仗,野猪坪的神兵除郭大将军逃脱外,几乎全部被歼灭。鸦鹊坝马栏槽一带尸首遍地,向铺苕一样。恩施来支援的神兵队伍也七零八落的退回去了。  白连长胜利归来,人们赞赏他保境安民有功!     第四章董凤鸣抵抗刘惠卿  1924年3月21日,柴家湾的神坛前边坛主董凤鸣和副坛主张安山正在举行一场比武考试。应考的是从岳武坝投奔来的两个大力士。一个叫董学栋,一个叫谭先泽。  董学栋和谭先泽自幼舞弄枪棒,练过武功,得到过高人指点,加上他两都具有千斤神力,更是身手不凡。这次他两人都遭到当地冉作霖民团的欺压,一怒之下,就打死了几个民团的团丁。为求得保护,他意来投奔柴家湾的神坛。坛主董凤鸣号“马元帅”,张安山号“韦驮菩萨。”女坛主董雪翠号“三仙姑”,聚集着200多人与官府和民团对抗。保护着一方的安宁,得到群众拥护。 共 69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胀痛的因素
黑龙江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殇73

下一页:失落的城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