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职场风云:我的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47章_1

2020/02/15 来源:湖北信息港

导读

职场风云:我的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47章雅致的小包厢,蒋琬和马江两人面对面而坐,蒋琬不时的低着头,浑身不自在,因为马江一直盯着她

职场风云:我的老婆 正文 正文_第147章

雅致的小包厢,蒋琬和马江两人面对面而坐,蒋琬不时的低着头,浑身不自在,因为马江一直盯着她看,那眼神让她很不舒服,蒋琬几次都想离去,但形势比人强,为了自己那小店能够开下去,更为自己那梦想的种子能够生根发芽,蒋琬不得不留下来,哪怕是她此刻有多么的不自在,她都告诉自己要强忍着。ET

“蒋老板,你请我吃饭,总要拿出点待客之道,你这一直低着头,又是一声不吭的,哪像是请人吃饭的呀。”马江眯着自己的小三角眼,看着蒋琬笑道,那眼神怎么瞅都有点别的意思在里面,也难怪蒋琬会觉得不舒服,因为马江的眼神很有侵略性,流露出来的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想法,这也让蒋琬有些后悔自己主动请马江出来吃饭了,那没走的年轻执法队员给她支这个招,不见得就是可怜她,恐怕就是眼前这马江的意思。

“马队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您笑纳。”蒋琬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大红包从皮包里拿出来,那里足有五千块钱,这是她辛苦赚的血汗钱,但为了让这些吸血鬼满意,她不得不低这个头,她也希望这次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让马江别再带人去为难她的小店,如果五千块能解决此事,蒋琬就算是不舍,但她也认了。

“啧,蒋老板,这时候还谈啥钱,多俗气,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马江斜瞥着桌上那个大红包,撇了撇嘴,没人不爱钱,他同样嗜钱如命,当了个执法中队长,要不是能用出来检查的机会捞点外快,就他那点工资,压根就满足不了他的开支,不说别的,他跟她老婆的房子有五套,有的还在还贷款,钱要从哪来?这些都不消多说。

但这次,马江的目的无疑不是求财,要说一开始检查那些餐饮小店的卫生只为捞点外快,但到了蒋琬的店里,见到蒋琬的人后,马江就动了别的心思了,他前几次也收了蒋琬的红包,但那无非是故意刁难蒋琬,只要把蒋琬逼到一定份上了,那他说出目的,蒋琬也才能乖乖的顺从不是,所以之前的那些为难,只是为了铺垫,眼下蒋琬又封了个大红包,马江虽然爱钱,但这会并不是很在意,一双眼珠子只顾着在蒋琬身上转悠。

“马队长,我只是赚点辛苦钱糊口,这钱已经是拿我的积蓄凑出来的,还望马队长您能高抬贵手,不要再为难我的小店。”蒋琬没敢看马江的眼睛,目光在这包厢里四处飘着。

“蒋老板,你是听不明白我的话还是咋的,我都说了不是为钱,咱们俩谈钱就伤和气了。”马江心里头那个腻歪就别提了,心说你这个小娘们怎么就这么不上路,又不是刚踏入社会的小女娃,至于连这点暗示都不懂,非得老子挑明了说不成。

“马队长,那您何苦为难我的小店,我那小店的卫生,马队长您应该是有谱的,一点都不差。”蒋琬说到这,声音也小了许多,悄悄的看了马江一眼,生怕这话触怒到对方,她虽然对对方充满愤怒,但人家有权有势,还能拿捏她那小饭店的生死,蒋琬就是委曲求全也得忍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蒋老板,我说你这是请我吃饭吗,就你这样子,咱们这饭还怎么吃,真是倒胃口,一点意思都没有。”马江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因为蒋琬说着说着就要掉眼泪了,这让马江很是不爽,见不得女人流眼泪,他姓马的不是善人,对女人的眼泪不会可怜,只会烦躁。

“好好,咱们先不说这个,吃饭。”蒋琬强挤出一个笑容,看着这一桌子的菜和酒,又是心疼了一下,这一顿饭下来,又得一两千块,对平常省吃俭用的她,说是割她的肉也不为过,这都是她的血汗钱呀,却是要拿来糟蹋,。ET

“这样才对嘛,吃饭的时候就别谈公事,我说妹子,你就是不懂说话做事,你说今晚这顿饭你要是让我吃高兴了,就算你不说,回头我还能亏待了你?那卫生合格证都不消你来拿,我就亲自送上门去给你。”马江盯着蒋琬笑道,那双三角眼已经又开始放光了。

蒋琬此时压根没去马江这话里暗含的意思,她只听到马江要把合格证还给她了,高兴得看着马江,“马队长,您说真的?”

“哼哼,还能有假的不成,我马江好歹也算是个人物,用得着骗你一个妇道人家吗。”马江傲然的扬起头颅,他不过就是一个区卫生局执法中队的中队长而已,这会这副派头,俨然就是大领导的架势,比那些省市领导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惊喜不已的蒋琬,马江那对眼珠子放着光芒,一语双关,“妹子,今晚能否让我满意,就看你的诚心了,你要做得好了,合格证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了,以后妹子你的饭店,马哥我是罩定了,保准不会有人再去查你的小饭店。”

马江已经不知不觉的的称呼上了妹子,一副跟蒋琬很熟的样子,话里的意思,只要是个明白人都听得懂,就算是听不懂,看他的神色也该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蒋琬也不是个笨人,她从进了这包厢坐了一会,就从马江的眼神中看出不对劲来,但都装傻充愣来着,此刻马江这暗示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蒋琬心里砰砰跳着,按耐着自己的紧张,笑道,“马哥,您看看,我今晚都好酒好菜的备好了请您了,这还不够诚意呀。”

“初步的诚意是有了,但我要看更进一步的诚意。”马江盯着蒋琬,也不知道对方是故意装傻还是真不懂,嘴巴咧了一下,道,“妹子,咱俩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多累,你坐到我旁边来,你马哥我要和你交流也方便。”

“马……马哥,不用,我看咱们这样坐着不是正好嘛,正好能面对面交流。”蒋琬紧捏着小手,心头有些紧张,马江就差没赤的表达出意思来,蒋琬生怕等下对方会直接扑上来,她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想着那合格证,蒋琬实在是不甘心。

“妹子,我说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非要我说得那么明白吗。”马江脸色冷了下来,“妹子,我就实话跟你说吧,你马哥我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今晚这顿饭,你要是真有诚意,你就该明白怎么做。”

“马哥,你说什么呢,你是有家室的人,我也是有老公的人,再说了,我们都这把年纪了,瞧您这玩笑开的,妹子我都快被你吓死了。”蒋琬强装镇定,拍了拍胸口道。

“有家室怎么着,成年人在外头玩玩有什么稀奇的。”马江不屑道,说着话,马江猛的一愣,注意力被蒋琬给转移了一下,“你有家室?我怎么没瞧见你老公?”

马江并非没有调查过蒋琬,只知道蒋琬是外地来,但并未见到蒋琬的老公,马江也暗地里向周边的人打探过,蒋琬在那开小饭店也有半年多了,一直都她一个人在撑着,从来没见过有什么男人,这让马江一度以为蒋琬是离异女子,毕竟这要是有老公的人,做这种小本生意,夫妻俩一块操持才是正常的事,怎么就蒋琬一个妇道人家在操劳。

“都上三十的老女人了,难不成马哥您还以为我没嫁不成。”蒋琬咯咯笑了起来,实则心里紧张不已,紧紧的盯着马江,她希望自己这么一说,马江能断了心思。

“嫁就嫁了,不说这个,跟咱们今晚的事没关系。”马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心说嫁人了又怎么着,别说老公在外地,就算是老公在身边又怎么样看,他马江看上的女人,能逃得出手掌心?对方要是不做餐饮声音也就罢了,他没有奈何对方的手段,总不能真的去硬来,但蒋琬既然是做餐饮的,又是没钱没势没背景的人,捏圆搓扁还不是他说了算,“妹子,我就是刚才那句话,马哥我看上你了,你要是肯让马哥舒服了,马哥也会让你舒心了,不就是个合格证吗,马哥我明儿给你送去,之前收你的红包,马哥我还给你。”

“马哥,我实在是不懂您的意思,我这都诚心诚意的请马哥您吃饭了,难道您还认为我做得不够吗。”蒋琬苦着一张脸,她没办法答应马江的要求,只能装着听不懂,这里是饭店的包厢,外面人来人往的,她谅马江也不敢胡来,心里虽然有些紧张,但并未想着夺门而出,她还抱着一丝幻想,希望自己户口婆心能换来马江的同情。

“妹子,合着你故意耍我不是,马哥我跟你说明白话,你故意把我当傻子吗。”马江有点恼火,径直站了起来,就在蒋琬以为马江是要拂袖而去,还想站起来挽留哀求的时候,马江却是绕过桌子朝她走了过来,那贪婪的眼神已经流露出了一些兽性。

“马哥,你这…这是要干什么。”蒋琬见马江朝自己走过来,眼神更是吓人,忙站了起来,做出了一副防备的架势,有些惊惧的说道。

“妹子,你说我要干嘛呢,马哥我刚才的话,难道你还听不明白吗。”马江眯着眼睛看着蒋琬,脸上的笑容已经将他的心思表露无遗,“你今晚让马哥我满意了,马哥也会让你满意的,别说是一张合格证,马哥我给你资金,让你开家更大的饭店都行。”

“马哥,你先别过来,咱们有话坐下来好好说。”蒋琬死死的盯着马江,身体都绷直了,心里还在念叨着马江不敢在这包厢里做出什么来,外面走廊可是不时都有人经过的。

“还坐下来说啥,妹子,马哥我跟你说明白话,你偏要跟我装傻,马哥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瞎扯,咱们就直接办正事得了。”马江坏笑着,身子一个前倾,伸手要将靠向墙壁的蒋琬拉过来,吓得蒋琬双手一阵胡乱挥舞。

“马哥,你要干什么,这里是饭店,外面就有人,你别…别乱来。”蒋琬连声音都发颤了,挣扎着不让马江靠近,脸色都发白了。

“外面有人怎么了,不会影响咱们在里面干好事的。”马江脸上的笑容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对蒋琬的反抗并不在意,眼底深处,反而愈发兴奋起来,“妹子,你就乖乖的伺候马哥我吧,马哥我高兴了,能亏待得了你吗。”

“马…马队长,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喊了。”蒋琬眼睛瞪得滚圆,对马江的称呼也已经改为了马队长,这是蒋随身带的一个小包被她抓着挡在了身前,这已经是她身边可以拿来防身的东西。

“喊呀,你倒是喊呀,巴不得你不喊呢,喊了更刺激。”马江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睛盯着蒋琬就没移开过,心里头早已色心大动,蒋琬今天并没怎么打扮,但看在马江眼里依然漂亮得很,要说家花不如野花香,这句话是一点不错,马江看蒋琬是怎么看怎么漂亮,觉得自家老婆比不上。

事实上,马江的老婆却也是长得不赖,在事业单位工作,平日里养尊处优,生活挺优越,再加上注意保养,都三十好几的女人了,仍保养得跟二十几岁的女人一样,卫生系统里的人,都知道马江有一个漂亮老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得不行,但家里有那么一个漂亮老婆,马江在外面还是照样拈花惹草,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马队长,我真会喊的,到时候要是有人进来了,咱俩都尴尬,请你自重。”蒋琬咬着嘴唇,如果不到迫不得已的地步,她也不愿意喊,让外面的人冲进来的话,两人都不光彩,再者,那样也意味着她将马江彻底得罪死,将合格证拿回来是想都甭想了,所以蒋琬此刻尽管害怕,仍然强忍着没有喊出声,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妹子,你要是不想开饭店了,那你就尽管喊吧。”马江看着蒋琬,话里威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认准了蒋琬不敢喊,所以刚才就是一副不屑的神情,这会同样是,那脸上的神色就是吃定了蒋琬,他就不信蒋琬敢喊,再次伸手要拉扯蒋琬的衣服。

“马队长,你再这样,我真喊了。”蒋琬急道,推着马江的手,“你别逼我。”

“妹子,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你马哥我不是逼你,是想疼你,你说你装什么纯呢,你今晚请我吃饭,难道还不知道我抱的是什么心思吗,你既然都主动过来了,这会还装什么纯。”马江说着话,突的就怒了起来,敢情是他脸上不小心被蒋琬给抓了个指痕出来,这可让马江真的怒了,回去后得跟老婆好一番解释,‘啪’的一声,马江甩手就给了蒋琬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蒋琬打得有些懵,马江则是怒道,“你个臭女人,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都到了这份上了,你还跟老子装什么纯。”

马江看蒋琬不挣扎了,这才笑了起来,“你说你这不是贱骨头嘛,敬酒不喝喝罚酒,非得挨一巴掌才老实不是。”

话音刚落,马江那双咸猪手已经要伸向蒋琬的胸部,蒋琬猛的回过神来,一声刺耳的尖叫从喉咙里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能将人的耳膜震破,尖叫过后,伴随而来的是大声喊的‘救命’,哪怕是包厢的隔音效果再好,声音都传了出去。

“你个臭女人,饭店不想开了不是。”马江脸色一变,原本抱着霸王硬上弓想法的他这时候生生止住了动作,“别喊了,再喊老子你的饭店就别想再开。”

……

“宁宁,是不是有人在喊救命?”另一个包厢里

,陈兴转头疑惑的看了看张宁宁,他隐隐有听到救命声传来。

“好像是。”张宁宁仔细听了一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听那声音好像还离我们不远。”

两人刚在说话讨论,很快就听到门外一阵吵闹声,外面的声音其实很大,但经过那隔音效果的门传到里面,已经是很小了,陈兴朝门外看了一眼,说道,“说不定还真是从我们旁边传来的。”

走廊上,早已有几个饭店的服务员和旁边包厢的顾客围在刚才马江所在的包厢,有人正好从包厢外路过,听到里面传来的救命声,一下就喊服务员过来了,而蒋琬更是在马江一愣神间推开对方,夺门而出,此时,包厢里就剩下马江一人,马江脸色铁青,这时候还只能挤出一张笑脸,大声道,“没事没事,和朋友开玩笑呢,大家都散了,都散了。”

马江说着话就想低头离去,服务员赶忙拦住对方,“先生,你们还没买单。”

“哦哦,忘了,我买单,买单。”马江一愣,暗骂了蒋琬一声。

马江骂归骂,还是得掏出钱包来付钱,而这时,陈兴也好奇的推开门出来看了一下,见到是刚才看到蒋琬进去的那个包厢,陈兴惊咦了一声。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