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平凡宿命小说江山文学网1

2019/07/13 来源:湖北信息港

导读

一、桃红溅血,白衣惊羽    春深未尽,繁花正浓,院中一树桃色姹紫嫣红。陆川推开木门,见画眉正在院里将洗净的衣物晾在竹竿上。画眉听到开门声,

一、桃红溅血,白衣惊羽    春深未尽,繁花正浓,院中一树桃色姹紫嫣红。陆川推开木门,见画眉正在院里将洗净的衣物晾在竹竿上。画眉听到开门声,回头一笑:“陆公子,你醒啦?”陆川点头,微微一叹,便不说话。  微风拂来,陆川微微咳嗽,他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据画眉所说,她和爷爷在河边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全身是伤,足足躺了半个多月才醒转过来。画眉见陆川在发呆,便过来问:“陆公子,你还在为你的身世烦恼么?”陆川叹道:“是啊,画眉,我到现在还糊里糊涂的。你说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说着,摸了摸手里的一块玉佩,上面隐隐刻着“陆川”两个字,爷爷说这是自己的名字,会是真的么?  画眉柔声道:“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陆公子,你吉人自有天相,爷爷说你受的伤处处致命,要是寻常人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你能活过来……我很欢喜。”陆川见画眉说得恳切,心内不由一阵感动,道:“是啊,还没感谢你和爷爷的救命之恩呢,我……”画眉嗔道:“你又来了,报恩报恩,你心里除了报恩就没其他的么?”  陆川急道:“受人恩惠,自然是要报的。画眉,你怎么又恼我啦?”画眉轻声道:“你呀,好好养好伤就是报答了。”说完,忽一扭身,抱起木盆快步去了。陆川一个人出了一会神,暗想爷爷出去也有好一会儿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刚想到这儿,忽听院外传来阵阵马蹄声,紧凑有序,中一人大声道:“这里有一间屋子,你们进去搜一搜!妈的,这老头,贼精的,跑到这里就没影了!”其他人应着,便有人来打门,院门本来就没关紧,一推就开了。  陆川吓了一跳,见来的是一群身着玄色官服的公人,个个目光冷峻,腰间跨刀,陆川见了这阵仗,吃了一惊,道:“你……你们是什么人?”当头一人拔刀一指,凶巴巴的道:“有没有看到一个瘦瘦的老头儿?”陆川问:“什么老头?你是说爷爷吗?爷爷可不瘦……”  那人见陆川傻里傻气的,不由多了几分鄙视之意,冷冷道:“你见过他?他在哪里?”陆川道:“我……我也没看到。”那人怒道:“臭小子,消遣老子么?”语罢,手起刀落,就要往陆川身上招呼,画眉刚才见人多,一直躲在屋里,这时也顾不得许多,冲出来道:“陆公子快跑!”  那人一见屋里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不由得道:“原来还有一个人,来人,围住了,一个也别放走!”陆川二人吓了一跳,陆川道:“你们……要干什么?”那人道:“这两人身份可疑,带走!”陆川喝道:“你……你怎么不分情由就抓人?”那人冷笑道:“老子抓人要什么情由?”便有人来拉画眉。  陆川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冷冷一道寒光一闪,只听“啊呀”一声惨叫,已有两人胸前多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那头领一惊,喝道:“什么人?”却见院中那树桃花“哗”的一声,抖落一地花瓣,同时一个白影一闪,一个白衣剑客手执长剑,穿花引蝶般。那些人纷纷拔刀相抗,但这剑客武功着实高强,一把长剑指东打西,转眼七八人已身首异处,那头领吃了一惊,显然没料到会碰到这么个硬角色,转身便逃,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斩草须除根,莫让他逃了!”  陆川和画眉听出是爷爷的声音,纷纷心中一喜。那将官刚刚逃出门外,白衣剑客一声清喝,手中长剑化作一道流光,直奔那人后背,那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倒在了地上。  这一遭变化来得太快,二人还未反应过来,院中已添了十来具尸体。却见一个干瘦的老者走进屋来,向那白衣剑客一拱手,道:“好险!多亏曹少侠来得及时!否则我这两个孩儿已遭了这帮鹰爪的毒手了。”那剑客道:“柳前辈客气了,在下也是路经此处,见到这些人大张旗鼓,定然不怀好意,便有心跟上来瞧一瞧,没想到却救了柳师妹,也算得是功德一件!”  老者皱眉道:“这段时间黑骑越来越张狂了,如今这荒山野岭也不安全。”那曹少侠点头道:“是啊,也不知何时,这天下能得太平?”回过头来,看到画眉,不由道:“这位便是柳师妹罢?”画眉不识此人,看了爷爷一眼,又往陆川身边靠了靠,不说话。  曹少侠见到陆川,问道:“这位小兄弟是谁?”陆川道:“我叫陆川。”曹少侠点了点头,老者解释道:“这少年是我前几日在京城外河边救下的。”曹少侠皱眉道:“柳前辈,咱们此次行事乃是绝密,你怎么带了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事关重大,万一他是黑将军派来的奸细,咱们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老者摇摇头,道:“老头子我敢保证,此人绝不是奸细。”曹少侠道:“哦?”老者走到曹少侠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曹少侠问:“此话当真?”老者捋了捋胡须,道:“当是如此。”曹少侠上下打量了陆川几眼,便不再说话。  画眉从未见过死人,更不知道爷爷还和这些江湖中人有关联,这时更吓得久久说不出话。曹少侠向陆川道:“这位陆兄,烦你找个铁锹,挖个坑将这些人埋了,免得官府中人找来,平添麻烦。”陆川心想:“你杀了人,反而要我帮你埋尸体。”但他好歹救了自己一命,不好违拗,正要答应,爷爷却说:“不必了,此处已经暴露,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反正千丈山之约将近,咱们这就启程吧!”曹少侠点头称是。  众人稍加收拾,带上行李,将尸体集中堆到屋里,老者点了一把火,连同木屋一起,烧了个精光。    二、壁立千丈,莫问豪雄    四人行了数日,途中到处可见佩刀带剑的江湖人士,纷纷朝一个方向走去,有些人分明是认识的,却也只随便打过招呼,绝不多说一句话。陆川问爷爷:“黑将军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家提起他都好像很害怕似的?”爷爷道:“黑将军是这个世间的一个毒瘤,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原来早在五六年前,皇帝病重,偏偏膝下子嗣庸弱无能,朝中大权旁落,这时,黑将军打着“勤王”的旗号,率军入主京城,把持朝政,倒行逆施,予杀予夺,把天下弄得乌烟瘴气。  据人言,这黑将军身份神秘,麾下能人高手不计其数,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深居简出,威名却无人不晓。有人说黑将军青面獠牙,身长九尺,也有人说他力大无穷,心狠手辣,荒淫无度。也曾有人暗中刺杀过黑将军,却终连尸首都没能囫囵出来。朝中的忠臣良将均被他以各种理由杀的杀,贬的贬,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政权,建立无孔不入的黑骑组织,遍布朝野,一旦发现有不利于黑将军的行为甚至是言论,均杀无赦。这几年,黑骑势力大张,烧杀抢夺,肆无忌惮,却无人可治。  两年前,朝中一个反对黑将军的御史赵大人被黑将军借故满门抄斩,朝中一时愁云密布。然而转机也就在此,赵御史生前一姬妾生有一子,侠肝义胆,任侠血性,御史府遭逢大难时却正在边关,免过一劫,听闻变故,便暗中联络了一大批有识之士,力主反抗黑将军之大事。  赵公子雄才大略,一方面联络朝中旧臣,一方面结交江湖豪客,不过两年之久,便组建起了一支数千人的力量。这次千丈山之约,便是由赵公子发起的。  陆川等人到达千丈山时,却见千丈山进出只有一条道,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山谷,此时已是灯火通明,数千豪客已经等候多时。为防止黑骑的混入,千丈山设了多处关卡,需要答对暗号方可进入。曹少侠不知对卡子那人说了什么,那人指道:“往那边去便是。”陆川顺着那人手指方向,却见正是一座高台,坐落在万仞山峰之上,着实有“一览众山小”的气派。  曹少侠对陆川道:“陆兄弟,咱们往那边去。”陆川只好跟着一起去。这曹少侠想必与众人都熟识了的,见面均拱手作谢。四人来到近前,便有人过来引路,曹少侠问引路那人:“赵公子到了么?”那人道:“公子早已到了多时了,雪山五老,青城双雄,罗大人几位也都在。”曹少侠点头道:“这便引路吧!”  到了台子上,众人见了曹少侠,也只微微点点头,倒是看陆川的眼神有些特别。台子上人倒也不少,总有四五十,想来均是大有来头之人,曹少侠微微一扫,大部分都认识,只一个黑衣少女站在人群中,以前却没见过,听人说是已故梁大人的女儿。  赵公子坐在中间一张椅子上,书生模样,身量消瘦,见人大约已来齐,道:“黑将军一日不死,这天下就一日不得安宁,咱们今日来千丈山的数千豪杰,都是曾受过黑将军或者黑骑的迫害的,因此均是不共戴天之仇!但咱们报仇只是图一时痛快,为天下除掉这个大魔头,才是谋福天下苍生,是我辈侠义之人义不容辞之事!”众人均点头称是。  赵公子又道:“这黑将军深不可测,人们传他具有鬼神不测之能,但凡是反对他的人,这些年都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但天下正义之士何其多,只要侠心不死,黑将军便杀不完,咱们便要一抗到底!这两年来,虽然咱们的实力越来越大,却也说明了被黑将军残害的忠良之士越来越多,咱们虽然在短短两年时间集结了数千人,却远远不足以撼动黑将军的根本。我们派了那么多武功高强的刺客去刺杀黑将军,却无一生还,这就是明证。但黑将军到底只是个人,不是神,他也还没到的地步。我们等了那么久,这次机会终于出现了!”  赵公子说到这里,声调一扬,众人均气愤填膺的看着他,赵公子道:“就在两个月前,咱们京城里的兄弟传出来消息,说黑将军在残红小巷遭遇暗杀,具体内情无一人知道,咱们的人也只听说那天残红小巷的大火烧了一天一夜,虽然刺客还是死了,但黑将军自此之后,连续两个月再未出将军府一步,连原先预定的许多出行都取消了。黑骑也比以往低调了许多,大家想一想,黑将军天不怕地不怕,为什么这次这么低调了?料来那刺客虽然没能杀了他,但应该也让他受了重伤,这才无暇他顾了。”  众人听了,均兴奋不已,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道:“这般说来,真的是咱们的机会到了!”曹少侠道:“诸位!当日残红小巷的事情本来无人知晓,但无巧不巧,咱们找到了一个那场大火中的幸存者,这位陆兄弟就是那次暗杀行动的受害者,不幸的是,那日他受了很重的伤,已经失忆,前事都记不起了。”陆川奇道:“我……我?”不由得求助的看向爷爷。  爷爷道:“不错,此事老头子我可以担保。两个月前,老头子路过京城,正是残红小巷着火的第三天,我见到黑骑正在全城搜查,像是在找什么人,正想又有人要遭殃了,忽见一群黑骑追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往河边跑去,那人虽然也骑马,但想来失血过多,渐渐体力不济,没过多久就被黑骑追上了,我见这人马上就要死于非命,便出手将黑骑打发,将这人救了下来,后来几天,才听闻残红小巷的刺杀之事,暗想这人不知和那事有什么关联,只可惜这少年到底伤得太重,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身上有多处烧伤,料来定是从残红小巷逃出来的无疑了。”  这段话一说,众人均十分好奇的看着陆川,陆川尚不明白怎么回事,道:“我……我,爷爷,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赵公子道:“咱们虽然不知这位陆兄弟是哪一方的好汉,还有没有其他幸存者,但如此忠勇之士既然被咱们碰到了,岂有见死不救之理?陆公子虽然记不得前事了,但咱们既然知道黑将军受伤,他手下的黑骑无人约束,正是咱们动手的时机,咱们现在分派一下,柳前辈仍去京城打探消息,雪山五老负责联络江湖上的朋友,分批潜入京城,监视黑骑的动向。罗大人,朝中那些受害同僚的家人,还烦你照料一二。”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应了。  赵公子对曹少侠道:“曹兄,你和陆兄弟跟着我,咱们暗中联系朝廷里有反对黑将军意向的高官,有他们在,咱们才能一举扳倒黑将军的根基。”曹少侠领命。赵公子正要接着往下分配,忽听那个黑衣少女道:“赵公子,你打算让我做什么?”    三、新月如钩,银枪长发    赵公子不由皱眉,他见这是个女子,本只是看在朝廷命官遗孀的面子让她来与会,是故并未打算让她参与其中,便笑道:“姑娘便在家等候我们成功的消息好了。”少女却道:“听公子这口气,似乎这一次定能成功了?”赵公子道:“尽力一试而已,谁也不敢保证一击必杀。”  少女微微冷笑道:“看来公子还是不了解黑将军。”赵公子不由得眉头一耸,道:“哦?”少女道:“黑将军武功盖世,势可通天,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就妄想扳倒黑将军?当真是痴人说梦,不自量力!”  少女这句话一说,立时引来了众人的不满,有人道:“小姑娘,你这话可不对了,黑将军再怎么厉害,咱们也不是好惹的,大不了一命抵一命,还怕了他怎的?好像他的命有多值钱似的。”也有人责问道:“姑娘,你到底是帮着哪边?”有人道:“你小姑娘又懂得什么,偏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少女只是冷冷瞧着众人,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轻蔑的笑,这笑让人感觉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看着一群蝼蚁一般,让人格外受不了。  忽有人道:“我认识她,她是新月!她就是黑将军身边那个女杀手!”此话一出,全场哗然,纷纷道:“原来是奸细!”“原来是她!”“好啊,先杀了这个女的祭旗,再去杀了黑将军!”赵公子也是心中惊异,这次千丈山聚会,行动极其隐秘,非信得过的人一个没通知,这女子是怎么得到消息的?千丈山周遭关卡重重,她又是怎么混进来的?新月既然到了,说明黑骑早就得到了消息,会不会还有其他的伏兵? 共 21529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什么疗法能尽快治疗前列腺炎
黑龙江男科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无端起语

下一页:若相爱

友情链接